快乐发发

快乐发发,写字解压🙇‍♀️🙌😢
闲时高产,忙时……dbq🤣

《情感咨询师是也!》(明涛明无差/清水向/一发完)


没有过山车 请愉快地放心食用ε-(´∀`; )干杯
—————————————————————




李大宝已经连续两晚没有睡好了。

影响她睡眠质量的正是龙番市警局的两大热门人物:秦明和林涛。

事情得分两天说,先从前天说起。

前天下午又一特大情杀案件告破,局长直接下了表彰令附加提前下班的通知。三人一琢磨,这来之不易的假期,虽然只有半天吧,也不能浪费了不是。最后林涛指着秦明说让他请吃饭,吃烤鱼,后者破天荒地没什么别的话,干脆地点头同意。

到了餐厅正好是晚饭之前的空闲时间,座位随便挑。大宝一开始还特开心,说要好好宰一宰请客的人,直接点了条大鱼。鱼上来之后她刚要戳鱼肚子上的白肉,秦明夹着筷子,直接碰开了她伸向烤鱼的魔爪。

“干嘛啊,先到先得。” 李大宝双眼微瞪,再次去夹,却又被打了回来。

“平均分配,”秦明瞥了她一眼,以极快的手速精准地将整块鱼肚子上的肉切下来,稳稳地夹到自己的空盘子里,“这块肉的质量跟剩下两部分的质量相等,误差不超过1g,剩下的部分你可以随意选。” 他虚点了点鱼头和鱼尾两块肉,又补充说:“推荐你拿走鱼头位置,补智商。”

大宝心里想,这算哪门子平均分配?她作出反击的架势刚想说点什么,却又被秦明打断:“还是说你是想啃骨头?非常适合你这样刚捞过大腿骨的人形警犬。”

林涛在一旁没忍住笑出声来:“老秦,太坏了吧。”

秦明默不作声,但大宝感觉他的嘴角稍微往上勾了勾。哟,这家伙被林涛怼,竟然还挺高兴的。

“诶诶,食不言,安静吃饭。” 大宝学着秦明的样子,颇带着挑衅的感觉。

秦明这次并没有“挺高兴的”,而是无视了李大宝,一口一口把饭菜送进嘴里。

林涛看着依旧冷淡的秦明和郁闷的李大宝,思索了一番之后拿勺子舀了一勺白豆腐到大宝盘子里,对上大宝疑惑的眼神,他笑笑说:“这跟鱼肉挺像的,不如,凑合凑合当肉吃吧。”

李大宝更加郁闷了。

一时间整个桌子上只有筷子碰到碗边的清脆撞击声,直到林涛手机的短信铃音响起。

林涛放下筷子,点下按键,屏幕亮起的一瞬间打出了“发信人:宝宝”这几个字,大宝刚想调侃,却发现林涛的表情不太对,就好像这不是宝宝,而是债主发来的短信一样。

“宝宝说啥了你脸色这么不好?”大宝大大咧咧地问。

林涛叹了口气,把手机放到大宝面前让她看清楚短信的内容,然后就好像身体力气全被抽走一样瘫坐在椅子上。一共有两条短信:

「你很好,只是我们真的不合适。」

「就此别过吧,曾经的宝宝留。」

这个情况…该安慰还是该转移话题来着的?

秦明难得没有落井下石,用力拍了拍林涛的右肩以示安慰。李大宝看安慰的事儿秦明做了,那她就转移话题吧。

“啊…一会儿咱们去使馆区那边儿走走,黄叶老好看了。”

林涛苦着脸,僵硬地点点头。大宝看了看林涛,发现他眼圈都红了。这可怎么办,平常大宝她那些哥们儿,一回归单身又是开趴又是庆祝的,哪见过林涛这种假装没有那么难受的人。不过想想也是,之前的案件历时两周,林涛基本上就没怎么离开过警局,自然也没有跟他的“宝宝”见面的时间。这就是典型的警察生活,三天两头没有时间经营恋爱关系,自然而然就回归单身了。

“你那个小车,哪儿坐得下三个人。陪我喝点儿就行。” 林涛的嗓音有些沙哑,眉间也显出一丝忧郁。不是那种文艺青年的忧郁,而是真的伤心的那种忧郁。

这反应越不夸张,内心的波动肯定也就越大。李大宝招手叫来服务员,又回头来问:“啤的还是白的?”

“白的。”

“不,要度数低的啤酒,不要太多,一罐足矣。人在受到过大打击时往往会对外界的变化更加迟钝,因此对于酒精的麻痹感也会没有正常状态的感知,因此容易摄入过量的酒精。林涛这种情况喝多了只会有两种结果:一、过量饮酒导致身体不适,使精神、肉体受到双重折磨;二、导致酒精中毒,经医生抢救无效身亡,从此再不用担心感情问题。所以,摄入少量酒精获得些许麻痹感对他来说是比较合适的方法。”

李大宝点点头,秦明说的是对的。

很快,一罐500毫升的含酒精饮料被送上了桌,秦明给林涛满上,又给自己倒了半杯,还给大宝留了个底儿。

秦明举杯,碰了下桌边道:“单身也很好,不要伤心。”

“这可不像你说的话,不过倒是这个理儿。林涛你看,局里那么多小姑娘排着队等你,别单怀念一枝花,看看旁边的年轻小姑娘,包你浑身轻松。” 大宝附和着说。

“你…不会安慰人。” 秦明语气比平常缓和,眼神飘忽在林、李二人之间,抿了口酒,把啤酒喝出了红酒的感觉。

大宝送了秦明一对白眼:“我在努力,好不好。”

一旁林涛咕噜咕噜直接灌下了一整杯酒,然后就像所有干杯的人一样,将酒杯砸在桌子上。然后,他眼泪忽然就下来了。

“卧槽,你别哭啊,啊啊啊怎么办,纸巾纸巾。” 李大宝手忙脚乱。

“我真的很爱她,”林涛抽了抽鼻子,“我也早知道会有这一天。啊啊,其实也不应该掉眼泪的,跟个小孩似的。我就还是有点接受不了,实际上已经想通了。”

“想通就好,啊,我的意思是,心里要是还堵得慌,就…就…”大宝就了半天没有下文,她现在也觉得自己不会安慰人了。

“倒确实还有点堵。不过,'我们不合适'这五个字真是让人无法拒绝的理由,直接就否定了曾经的那么多美好。” 林涛拿袖子擦了擦眼睛周围湿润的部分,整个人进入了不太好的状态,好像前几天的疲惫在这一瞬间都爆发出来了一样。

秦明一直没有说什么,只是用能让人冷静下来的沉稳目光温和地看着林涛,然后递给他纸巾。

很快,林涛的眼泪止住了,却还是有些神游天外的空洞感。

“我们在一起很久了。”

“嗯。” 秦明应答着。

“她跟我说她想跟我一直在一起。”

“嗯。”

“我们还订了情侣戒指。”

“嗯。”

“我以为我们会一直走下去。”

“……嗯”

“为什么她要提出来分手呢…”

“林涛…” 秦明欲言又止。

“我知道是因为我的工作,因为我不能有足够的时间对她好。”

“……”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是吧?” 林涛抬头,双眼眼球白色的部分布满血丝,就像连着熬夜三天一样。

“别想了。往者不可谏。”

看林涛的状态不太好,天也开始发黑,大宝提议:“咱今儿就先到这里吧,我看咱们都累得不行了,”然后她又对林涛说:“林队,好好睡一觉,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林涛点点头,勉强扯出微笑。秦明买了单,然后跟大宝一起把林涛送回了家。

大宝回到家之后,心情也不是特别好。她总觉得两个人之间相处不需要每时每刻都在一起,只要心是连着的,其实怎样分开也都不会影响彼此紧紧相连的感情吧。所以,最重要的还是互相之间的爱。
不想了不想了,今天早点睡。

换好睡衣,草草刷了牙洗了脸,刚想扑到床上的时候门铃响了。她本想不管,结果门铃一声接一声根本不停。她带着气,一把把门打开,刚想发作却发现站在她门口的是秦明。

“你怎么又来了。“ 大宝把“又”字咬得很重。

秦明脸上现出犹豫,然后指了指门内:“进去再说。”

行吧行吧。 大宝侧过身给他让了条道进来。

秦明先是环顾了四周,露出嫌弃的表情评论道:“一如既往地脏乱差。“

“嫌乱您就回去,我这样挺舒服的。”

“……我有事要问你。”

“嚯,你说你说。”

“你是我认识的,唯一一个能帮我提供意见的女性。“

“我深感荣幸。“大宝脑子转了转,秦明能有什么事求自己?

“林涛被甩了,今天。” 秦明继续往下说,每句话之间的停顿却意外的长,就好像他在认真措词一般。

“我好像是第二个知道这件事的人而你是第三个?” 大宝插话。

“总之,我…” 秦明有些迟疑,“在你离开林涛家的时候,我又留了一会儿,然后——”

大宝前脚走,后脚秦明就把昏昏欲睡的林涛辛苦地搬到床上,林涛嘴里嘟囔个不停,秦明却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于是帮他掖好被角,也准备先回家。谁料他一起身,就被林涛拽住了袖口不放手。

“宝宝…”林涛低喃。

秦明看了看林涛,又看了看自己被抓住的衣角,一时进退两难。

在此透露,其实秦明对于林涛一直有友人以上的感情。只是碍于“宝宝”的存在,无法表露心迹只能藏在心底。

现在的林涛,应该是需要自己的吧,秦明想。

秦明蹲下来,凑到林涛的耳边说:“不如,跟我在一起吧。”

说完后秦明脸上有些泛红,等待林涛的回应,却只等来了他平静而均匀的呼吸。

……

秦明平静地说完在林涛家发生的事情,然后把视线移到沙发旁的白色花瓶上。

“你们果然有一腿。” 李大宝只对这个点有了反应。

“一般我说出这些事情之后是向你寻求意见,而不是帮你证实你的猜测。你不觉得在我跟林涛表白心意之后,那位当事者却睡着了的这件事情很让人困扰么?就先当你觉得,” 秦明竖起食指立在眼前让大宝保持安静,“如果说这种事发生在你身上,你怎么做?”

“我是谁,你还是林涛?”

“你觉得呢?”

“你又不告诉我所有信息,我干嘛要跟你说我的看法。”

秦明只得再补充说:“所以我成功的趁虚而入了吗?还是并没有传递到我的心意。在人醉酒的情况下思维较为缓慢,我选择这个时候告白确实体现出了我对结果的担心,但是这样是能够减少尴尬的最佳方法。你觉得他听到了吗?”

李大宝被他说的一愣一愣的,结巴道:“大…大概?”

秦明抿了抿嘴,叉着腰站起来,脸色更加不让人接近。他想了想又跟大宝说:“不许像外说这件事情。然后,明天照常来上班,不许迟到,不许吃煎饼,记得收拾你的,猪窝。”

“你见过猪自己收拾窝的吗?” 李大宝怼。

“……” 秦明转身离去。

李大宝送走了祖宗,终于趴到了床上,却忽然再次反应过来:

这两个人,果然有一腿!

于是,李大宝一夜未眠。

这是为什么前天晚上李大宝没有睡好,因为她想带之前两个人之间的互动,比如说痕迹检验时秦明拉着林涛的手擦灰啊,林涛每天都给秦明洗好苹果啊之类的事情,就总觉得,搞不好林涛被甩到是件好事。因为,他跟秦明,又是铁哥们儿又是搭档,再加上若隐若现的双箭头,简直是天作之合。

第二天,李大宝顶着黑眼圈准时趴到了警局,林涛和秦明已经坐在了各自的办公区域里。

她忽然觉得这两个人之间或许真的有某种磁场,就像少女漫画那种,没准儿还闪着粉色泡泡?哈哈。
“傻笑什么呢。” 林涛拿文件袋从背后砸了一下她的头。

李大宝赶紧打回去却被躲开,只能欸哟欸哟地瞪了眼林涛。

“林队,你…还好吧?”

“我?我早没事儿了。”林涛恢复了往常的状态,不过他眼皮底下也有一层黑眼圈。

“那就好。”李大宝冒出这句话,拍拍胸脯做出“终于放心了”的姿势。

“对了,下班别走,有事和你商量。”林涛眨眨眼睛,然后回去写报告了。

好想知道是什么事情啊!大宝在心里喊着。

其实看到林涛的状态,大宝就知道他至少从失恋的打击中恢复了一半,但是关于经历新恋情嘛……她打赌,秦明的话林涛压根儿就没听见。

大宝耸耸肩,回到法医室走到自己的柜子那里,偷瞥了眼秦明,发现他正在煮耻骨联合。这不是隔壁小王接的案子么,他怎么了,难道有压力需要工作缓解吗?

“诶,” 大宝过去拍了拍秦明的肩, “感觉人家没什么反应。” 她指的是林涛。

“嗯。” 秦明眼睛盯着锅里的骨头汤,依旧一脸冷漠。

大宝看他不愿意多说,心道你这家伙也有担心的说不出话来的时候。然后她搬了把凳子坐到秦明身边,问:“你怎么看上林涛的?”

秦明斜了她一眼,大宝知趣地不再说话,刚想走却听到秦明开口:

“不能说是看上,你应该说我是怎么喜欢上林涛的,这种措辞比较妥当。第一次有心动的感觉是在去年八月,那时候你还没来。我跟他被分到去粪池捞尸,捞上来的尸体皮肤发青,双眼突出,呈高度腐败状态。同时肚子不自然的鼓起,身上还带着浓郁的排泄物味道。”

“嗯,巨人/观呗。”

“然后死者家属要求我们冲刷尸体,消防官兵正踌躇,我连忙制止说这样会导致尸体爆炸,毕竟肿胀的体内含有大量气体,爆炸之后死者就面目全非了。家属不依,说我是不愿意去消耗消防队的资源,是偷工减料,是欺骗老百姓。我继续解释,他们却不听,眼看着消防兵就真的要拿高压水枪去冲尸体了,林涛大喝一声要他们停手,然后走到死者家属面前义正严辞地说,'不要妨碍我们调查,再嚷嚷,就治罪。',当时就觉得他很有气势,没有想别的。”

“那你什么时候想'别的'了?”

“后来我问林涛,问他就不怕家属投诉他滥用职权,他当时没留胡子,发型还很清爽。我记得他就说了,他相信我说的话,知道不该做的事情不该做,该制止的时候要制止。”

“嚯,耿直的小伙子。”

“然后我回去就想了一晚上他说'我相信你'的时候的模样,从那一刻起,他就偷走了我的心。然后,第二天我也知道了关于他宝宝的事情。”

“然后你就…?”

“我很喜欢他,但是只能克制。”

门外传来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

根据狗血剧情定律,林涛将秦明的表白听了个清清楚楚。然后他就跑了。

秦明和李大宝对视一眼,两人心里都是咯噔一下。

“这回,你可是好好地把心意传递到了。先煮你的骨头汤吧,看着你惆怅,我其实还有点小激动。”李大宝趁秦明的眼刀还没飞过来,赶紧出门去追林涛。

林涛不在办公桌,问了周围的同事,说他是去吃饭了。大宝就去食堂找,也没看见林涛。再回办公桌的时候又发现林涛被局长叫过去领锦旗了,还有记者来拍照,怎么看怎么都不是谈感情问题的好时机。

于是,大宝再次纠结到了天黑。

林涛顶着月光回到办公室,远远看见大宝打了声招呼。大宝甩甩头把瞌睡虫赶跑,问他:“你先坐下来说你找我有什么事?不,你要不还是说说你对秦明的话的看法吧。啊啊,要不还是先说事?”

林涛笑了,但是他眼中没有开心的表情。

“宝宝…宝宝给我发信息了,说昨天她是一时冲动。”

李大宝一个激灵,直接跳起来。

“所以…”

李大宝觉得,秦明终于在错误的时机做了还不应该做的事情。

“我现在也不知道了。我…可能还是想跟秦明做搭档吧。”

李大宝觉得,明天她可以看见一个与平时不一样的、浑身散发着恶意的秦明了,不过他好像向来如此。

林涛回了家,她也回去了,然后跟秦明微信说了这件事,秦明只是回复了一个“嗯”。

哦,可怜的秦明。

李大宝用莎士比亚戏剧的腔调惋惜了一下上司的感情,然后换好睡衣,草草洗了脸刷了牙,又扑到床上。

可她就是睡不着,她总觉得,秦明应该再努力一把。

决定了,她明天就去跟两个人谈最后一遍。

李大宝开始数羊,等数到第两万只的时候,天亮了。

她顶着又深了一个色号的黑眼圈,开老年代步车到了警局,等着林涛和秦明。

今天林涛和秦明来的格外晚,李大宝觉得自己眼皮都在打架。就在她快要睡着的时候,林涛和秦明一起进来了。她抖了一下抬起头来,像僵尸一样晃晃悠悠地走到二人面前,扑通一声跪了下去,抱住林涛的大腿哭:“林队,大哥,你就再考虑一下我们的秦科长好不好,秦科长除了洁癖、话痨和职业病以外,似乎就没有什么优点了不过,你们真的很搭啊。”

林涛看上去有些不知所措,说:“可是…我昨天已经…”

李大宝真的快要掉眼泪下来了,她真的好困:“你昨天已经跟你的宝宝和好了?啊,我的心好痛。”

秦明在一旁歪了歪头,然后蹲下来戳了戳瘫成一坨泥的李大宝:“不是,是他已经决定和我相处试试了。”

“秦科长你可别太伤心…等?!真的?!” 李大宝兴奋的跳起来,求证似的看向林涛。林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点了点头。

“你们…知道我昨天有多担心吗!“

“不知道。”秦明吐出三个字,字正腔圆,直接戳到李大宝的痛点。

但她还是顽强地站了起来,开始傻呵呵地笑。

林涛叹了口气,晃了晃她跟她说:“谢了啊,大宝。你还真是宝。“

“嘿嘿嘿。”

“猥琐。”

“我笑几声怎么就猥琐了!”

“嗯。总之,谢了。”

“不客气——发点儿红包就行。” 李大宝搓搓手指,摆出意思意思的手势。

林涛把她的手拍下去,打量了一下脚步虚浮的李大宝,最终还是开口:“走了,有新案子。”

“啊?我困着呢能不能不去。”

“刚收到表彰的话,基本上会收到大家的瞩目,因为一点错事都有很高的概率被传的越来越大以至于局长亲自过问并且,可能会撤回对你的褒奖。于是你再次成为焦点受到万众嘲笑最终,” 秦明做了一个摸脖子的手势,“你懂的。”

李大宝一脸受够了的样子敷衍地点点头。

生活还在继续,只是三人的搭档中有一对恩爱狗,自然就还有条单身的警犬。

李大宝每天都能闻到恋爱的酸臭味。

李大宝快要成为让秦明认可的法医人员了。

李大宝成为了整个警局最有权威性的恋爱咨询师。

林涛和秦明要领证了。

——终——







评论(10)

热度(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