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发发

快乐发发,写字解压🙇‍♀️🙌😢
闲时高产,忙时……dbq🤣

《没有凶手的杀人夜》(明涛明/一发完)

致郁向。


慎入。

———————————————————






--林涛在独居的公寓楼里烧炭自杀的时候,秦明正在和相亲对象在电影院里看喜剧片。

都说人将死的时候会有走马灯映在眼前,像电影一样回顾人的一生。其中有的人的一生是励志片,有人活出了惊悚片,还有的将激情动作戏排在了主流,而其余剧情只是为了推进动作戏。但这些只是个例,大部分人都只是平凡无奇的纪录片,一卷又一卷地整齐排放在一个巨大的书架里,虽然剧情不同,但都不会有人再去打开回播。

林涛的双眼已经开始模糊,他想,他的一生,可能是一部很卖座的悲剧片。

最幸福的时光,除却小时候,应该就是将池子缉拿归案之后的那段时间,具体时间基本在一年以前。

那天晚上林涛趴在电脑前,正好将案件报告的最后一行字敲完。点击保存又发送给局长之后,才松了口气,放松地靠在椅背上。眼皮已经开始打架,他眯起眼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钟表,已经十点多了。忙冲了杯咖啡,一饮而尽。消除困意的他收拾收拾东西,又跑到秦明和大宝那里整理资料。

重大案件告破之后都会有记者采访,再添油加醋地写到报纸上。当天下午一头黄色卷发的女性记者问他破案之后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的时候,他揉了揉眼睛,爽朗笑着说,想好好睡一觉。之后他一脸倦意的表情在微博上被转发了上万次。林涛跟秦明评价说:现在确实已经是信息时代了。

“那你觉得是好是坏?” 秦明正在擦拭肠剪,一脸认真。

“挺好的吧,现在想看点什么东西直接买个会员就行,吃东西也能随便叫外卖,蛮方便的。”

“外卖?叫外卖可别忘了帮我带份饭啊,这眼看就是夜宵时间了,我的肚子可已经不满地咕噜咕噜了!” 李大宝接过秦明整理干净的工具,塞到柜子里之后搬了把椅子坐到林涛旁边,盯着他叫餐。

“有利有弊。坏处是对个人隐私的侵犯变的更加严重。 虽说确实让信息的获得如同上下楼梯那么简单,却也让不法分子在所谓’信息时代’变本加厉地暴露个人信息,于是,诈骗犯罪也如交通事故那般常见了。” 秦明看着整洁的解剖台,满意地点点头。

李大宝照例撇撇嘴:“好不容易结案,怎么又要讨论这么高深的问题。我好饿啊,涛涛,送外卖的小哥到哪儿了?”

“快到了。”

“快到是还有多久?”

“我看看啊,” 林涛点开外卖软件,做出不好意思的表情,“还要一个小时,谁让现在不是高峰时间呢。”

大宝哭丧着脸说:“我的胃,你受苦了。”

这个时候新入职的警员小王敲门进来,看见三个一看就没吃晚饭的人,拿出一个纸袋:“林队,您叫的外卖?”林涛疑惑,再次确认了一下软件里送餐员的位置,仍旧在餐厅没有移动过,是不是搞错了。

大宝直接过去捧过了纸袋,笑呵呵地跟小王到了谢,把晚餐给搬到隔壁房间干净的桌子上,又拿免洗消毒液擦了擦手。

林涛还是觉得不对就跟秦明说:“这好像还不是咱们的,你看看是不是送错了。”刚要把手机递给秦明,对方就歪头冲他勾了勾嘴角:“没送错,就是咱们的。” 说完径直走出了房间,去找刚送过去的外卖了。

林涛忙追上,刚走到门口就听到大宝的惊呼:“卧槽,怎么是个蛋糕!我的小龙虾呢?”

纸袋还是那个纸袋,内容物也确实是个纯白色的奶油蛋糕。林涛反应过来,这肯定是秦明点的。再一看秦明,人已经拿出了蜡烛跟打火机,动作利落地把细长的蜡烛插上蛋糕又点上火,林涛配合地把房间的灯关上,等着看秦明要说什么。

李大宝仍处以一脸懵比的状态。

林涛看着李大宝,李大宝瞪着秦明,秦明跟她对视之后又转移视线到林涛身上,然后清了清嗓子。

“这次结案,辛苦……你了,” 秦明面无表情地对大宝说,然后再次看了看林涛,得到对方点头的鼓励之后露出了不情愿的表情说:“干得漂亮,大宝。”

“诶呦,这句话是谁教你的,老秦你可总算是会夸人了。”大宝笑出了一朵花。

“老秦这是会夸狗,谁让你是局里最会说人话的警犬呢?” 林涛调侃道。

“哦。” 大宝白眼之,给自己倒了杯芒果汁。

“然后……” 秦明顿了顿,“这个蛋糕的用意一个是犒劳警犬,还有就是,这是我跟林涛交往一个月的纪念日蛋糕。”

“咳咳,啥?!”

林涛摊手,一脸无辜。

“一个月?这么长时间怎么我就没有发现啊,你们隐藏的也太深了吧!” 大宝拍拍胸口给自己顺气,被芒果汁呛到的感觉可不是很好。

“个人判断原因为你的智商过低。” 秦明开始切蛋糕,手起刀落完美地切出了六块,并且大小相等。

大宝忙去抢了一块:“大宝的脑袋可是宝,不许说我智商低。没有小龙虾,蛋糕也是能顶饱的,我尝尝……嚯这么好吃,够甜蜜的。不过话说回来,你们竟然真的在一起了,其实我之前也有过这种预感。毕竟你们, 怎么说呢,太默契了。总之恭喜恭喜啊!啥时候请我喝喜酒还有满月酒?”

大宝的眼睛亮闪闪,秦明和林涛相视一笑。

林涛过去按了按大宝的头,说:“就知道你肯定会祝福我们的。”

“那当然,还有人反对不成?”

“嗯。” 林涛的眼神黯了黯。

李大宝想起来最近网上对于同性恋的声讨,也不由叹了口气。

”我是一定会支持的啊,你们可是我最铁的哥们儿,比铁还铁。况且...况且别人喜欢谁,喜欢什么样的人,是其他人不该掺合的事情,是吧?”

“你说的对。” 秦明赞同着,然后去和林涛说,“别想了,那些人要管的事情不只是性别,还有样貌身材,家庭背景。我们好好过,哪里让别人插手。”

林涛点点头,扯开一个笑,开始默不作声地吃蛋糕。

“欸,其实你们真的挺配的,而且还是大学同学吧,半路青梅竹马呗,知根知底挺不错的。 我李大宝由衷地祝福你们,来,干杯——”

“干杯。”

这时候小王再次敲门,喊道:“林队,你这点的是小龙虾吧,我给放哪儿合适?”

大宝眼睛一亮,忙支使林涛去接,小龙虾的气息瞬间盖过了有些沉闷的室内气氛,让人的心情好了不少。李大宝一边剥小龙虾一边老气横秋地感叹道:“你们也是挺有勇气的,这么一公开,别人基本上都是不敢的。”

“没办法,谁让我我太喜欢老秦了。” 林涛的脸微微泛红,坐下来戴上手套也开始朵颐,一边被点名的秦明听后也不自然地咳了咳,取出了橡胶手套。

“噫,虐狗。” 大宝嫌弃道。

林涛笑了,很开心。之后三个人一起打打闹闹,跟秦明的独处时间则像老夫老妻,只要有彼此便是最安心的。只要感受到对方的呼吸,就幸福地冒泡儿。

……

那是什么时候,这种幸福烟消云散了呢?

林涛开始出现呼吸困难的症状,屋内的烟越聚越浓。

啊,应该是那次他跟秦明去邻市的游乐园玩,然后被人拍照后传到了网上。

……

事情是这样的,半年之前,也就是秦林二人交往七个月之后,龙番市发生了重大同性恋杀人案件。一时群情激愤,在网上四处谩骂同性恋者。当然也有不少人猛烈回击,小王就是其中一个。小姑娘二十出头,据理力争,却抵不过网上暴民露骨的脏话,终于在一个午后委屈地哭出声来。大家赶紧去安慰,然后小姑娘也很快恢复如初。

后来杀人的同性恋者被缉拿归案,第二天庭审认罪态度良好,被判了无期徒刑。

其实犯人也是受害者,她被死者骗财骗物,对死者稍微的好意却仍甘之如饴,最终才发现她的爱人早就嫁了人,背地里还经常诋毁她,这才一时起意拿起菜刀,在人来人往的商店街重重地砍向死者后颈。据说她砍人之后一直摇晃着那个人的身体,大喊’你错了没有!你说啊!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说完之后,也许是发现曾经的爱人真的死了吧,她悲痛地大吼一声,然后推开聚集的人群迅速的跑走,警车和救护车随后赶到。

认为犯人有毛病的网民觉得必须让犯人以命抵命,而支持犯人的网民有一部分人也不满意判决结果:明明犯人也是受害者,关几年不就行了?

浏览着网上的评论,林涛叹了口气。

“不论原因如何,杀人就是犯罪。” 秦明端给他一杯咖啡,脸色不是很好。

“唉。” 林涛抬头看着秦明:“结案之后又一天假,要不要去游乐园?”

“你是十五岁吗?”秦明反问。

“我三岁。” 林涛答。

两人最终一起去了游乐园,从鬼屋玩到过山车再玩到鬼屋,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对着夕阳,两个人并排坐在假山山脚的木凳上,静静地欣赏着美景。秋天已经到了,山上爬着的藤蔓从树梢开始变红,煞是好看。微风习习,不少泛黄的银杏叶飘落到地上,打着转扑了薄薄的一层。游客陆续开始立场,二人周围没有人影。

“林涛。”

“嗯?”

秦明认真的看着林涛,然后凑过去抚住他的侧脸。林涛的眼眸里只映出他的身影,这让他非常满意。林涛勾起唇角现出招牌笑容,轻轻在秦明唇上啄了啄,然后又用鼻尖顶着秦明的鼻尖,分享彼此的呼吸。秦明微微向右偏了一个角度,张口含住了林涛的下唇,轻轻啃咬起来。林涛感受到唇上的麻痒,喘息不由得加重。他迎合着秦明,伸手抱住了林涛的后腰让这个吻更加深入。

时间仿佛在此刻静止,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而这幅画面的静止,却成为了不和谐之音。

“咔嚓。” 照相机的声音。

两人均是愣了一下,不舍地分开,发现一个穿着绿色冲锋衣的男子一脸怒气的看着他们,手里拿了一个单反。

“恶心的同性恋,去死吧!” 中年男子冲他们竖中指,然后揣起相机就跑。

林涛刚要去追,就被秦明拦住:“咱们不是预想过这种情况么,无碍。”

“......嗯”

“我爱你。” 简单的三个字,却让林涛的眼眶湿润起来。

不能在公共场合牵手,更别提搂搂抱抱,就连一起去高级餐厅吃饭也要受人非议。网上对同性恋者的问候早已越过了祖宗辈儿,当然支持的呼声也不曾减弱。这段时间支撑着两人的,除了好友的支持,就只有彼此之间的爱意。

这种感情,是能让母亲拼了命救出孩子,能让家犬流着泪刨出受困的主人,又能让两个不被多数世俗异性恋者所认可的所谓同性恋者苦苦挣扎,希望有一天能够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亲亲我我,在阳光的照射下得到大家的祝福。

两人各自回到家里。

林涛吃过晚饭之后刷了会儿微博,发现当地热门话题又刷出了#同性恋杀人偿命#。

热门微博里的最新微博指责案件凶手之所以免除死刑是因为公安局人员行贿,并且究其原因正为公安局刑警大队长根本就是gay。文章写的非常有说服力,并且末尾的配图证实林涛和秦明的接吻照片。

照片很美,可是所配文字却和雅观压根儿挨不上边儿。虽然看不清主角的脸,但是熟悉林涛和秦明的人也能一眼看出来。

林涛手上一松,手机直接掉到了地上,啪嗒一声脆响。他也没去捡,只是瘫坐在沙发上拿双手捂住脸,想哭却哭不出来。

第二天林涛顶着黑眼圈上班,刚拐进公安局的那条路就发现公安局门口聚集了不少人,一边喊着口号一边打了红色的横幅,非常刺眼,上书:

“同性恋杀人偿命,公安局与其勾结不配当人民公仆。”

“我们不要同性恋刑警队长。”

……

林涛眼前一阵发黑,逃也似的跑回了家,钻进被子蒙上头,忽然觉得身体好冷。

过了几个小时局长来了电话,他颤抖着按了接听键。

“小林。”

“……”

“那张照片确实给局里带来了不好的影响。”

“对不起,局长,我……”

电话那头的人叹了口气,却依旧严肃:“明天会有记者来采访,到时候你跟小秦去澄清一下。今天就好好在家休息吧。”

“我明白了。” 林涛等着局长继续说下去,对方“嗯”了一下之后便挂断了电话。

怎么办啊……

林涛泄愤一般挠挠头发,再次倒到床上。

手机还在震动,话题里的微博也在不断增加。可林涛已经没有力气去看了。

面对那样的社会舆论,他不知道维系在两人之间的感情线是否还能支撑得住。

他开了瓶啤酒,直接往嘴里倒。酒精流过喉咙引起一阵咳嗽,他被动地咳起来,也不管什么时候会听着。嗓子的疼痛让他的内心好受许多。

门口那里有人敲门,他却不想去开。接着传来钥匙插进锁里的声音,然后秦明走了进来。

“老秦,你没去局里?”

“大宝在呢,也没有什么别的事情,就想过来看看你。”

“冰箱里有苹果,新鲜的,我去给你洗。”林涛强颜欢笑,说着就要起身,却被秦明制止了。

“林涛,我们明天不要’澄清’,” 秦明很认真地与林涛对视,“我们在直播的摄像机面前,手拉着手,跟所有人说我们是爱人,好不好。”

林涛心跳骤然变快,甚至有些疼痛。他忙点头,一阵呜咽。

秦明的眼眶也有些湿润。

那一天晚上,两个人并排躺在狭小的单人床上,相互依偎着,陷入梦乡。

第二天林涛很早就醒了,他看着近在咫尺的秦明,却总觉得有什么无形的屏障挡在二人之间,让他无论如何也无法下定决心在直播状态下公布两人的恋情。

他怕了。

怕秦明受到众人的非议。

他不想看到秦明受伤的样子。

最好的办法就是……

后来在面对记者的提问时,林涛压着秦明不让他说话,在记者面前打着哈哈,说两个人根本就是朋友关系,那张照片一定是ps出来的。秦明双目圆瞪一脸不可置信,全程低着头看向一侧,旁人只看见他的喉结动了动,好像在强忍什么一样。

直播很快结束了,网友大多数相信了他们的解释,这件事情就也这么压下去了。

林涛和秦明整整三天都没有,或者说是没敢理对方,李大宝和小王在一旁干着急,却不知道该做什么。

李大宝更新了一条微博,说她的同事明明爱着对方却拼命压抑。

林涛看见之后,伸手揉揉太阳穴,露出疲态。

思索一番之后,他给秦明发了条短信:对不起。

秦明没有回复他,而是径直走到了他的办公室,拉着他就走,然后在洗手间的隔间里狠狠抱住他。

两人和好如初,大宝也终于松了口气。

……

如果那个时候,自己选择在摄像机面前坦然承认,是不是就能有更多的勇气承受接下来的事情呢?

林涛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将编辑完的短信发送出去,然后闭上了眼睛,坦然地等待死亡。

“死亡,是我们最后的朋友。”

……


两人又恢复了如胶似漆的状态,成天腻在一起。小王每天看他们都脸红,然后一脸兴奋地扯着大宝的一角说这说那,大宝直呼虐狗,根本听不下去。

再过了几周,秦明便得知林涛被他父母扇了一巴掌的事情。

问林涛,林涛只说,跟父母吵架了,最近都不会再联系了。

这句话的意思,在秦明看来就是林涛为了自己的事情跟父母断绝了关系。

最后秦明主动和他说:“林涛,算了吧,我们可能真的不能再坚持下去了。”

爱情的本质是幸福,可是若爱情带来了亲情的破灭,便不再是那么美好。

或许,要是他们再坚持一下,幸福的大门便也打开了。

可是他们没有。

林涛和秦明再次回到了好搭档的状态,该开的玩笑开,该合作的地方也十分默契。只是两人的眼神中已经不复之前的神采,只用工作来填满自己的内心。

再后来林涛大学时的小师妹喜欢上了秦明,便向林涛求教。

林涛苦笑了一下,然后把她介绍给了秦明。秦明没说什么,只是同她握了握手。小姑娘特别激动,开始每天秦明长秦明短的。两人目前已经发展到了单独吃晚餐的地步,林涛谈起这件事的时候语气很开心,但是李大宝还是能听出林涛声音里的落寞与疲惫。

李大宝常问林涛是不是状态不好,要不要歇息一下。

这时候林涛只是笑笑,安慰似的揉揉她的头。

等到了秦明第一次跟小师妹去看电影的时候,林涛在中午饭时抱了抱他。

“好好过日子。”

说完,林涛转身离去,背影显得有些病态地瘦削。

秦明表情有一丝松动,接着一滴泪划过脸颊。

……

电影院里,影片中的许多角色在卖着自己的丑恶博取观众的欢笑,可秦明却觉得悲伤。他感觉手机震了震,划开屏幕之后发现是林涛发来的。

他咬着下唇打开短信:

“不好意思用这种方式来让你永远记住我。我是不是有点过分啊?还有,我也爱你。”

哪种方式?

他回信。

拦着最后那四个字,他迟迟无法回神。

秦明看着眼前的搞笑影片,听着周围人的笑声,忽然哭得很伤心。

小师妹奇怪地看过来,他只是摇摇头,然后电话又震了起来,是李大宝打来的。

“抱歉,我去打个电话。”

刚走出黑暗的放映室,李大宝的声音就透过了手机的扬声器。

她的声音有些颤动,好像在哭。

“老秦……”

秦明感觉浑身的力气被抽走一般,跌坐在地上。

林涛自杀了。

窗外的夜景很美,龙番市还在建设中,却也初具大城市的雏形。

林涛曾经站在窗边眺望这景色,回头看向秦明的眼眸中全是温柔。

如今,景色依旧,人却走了。

而且,这世界也依旧没有任何变化,只是多了一些伤心人,仅此而已。

害死林涛的,又是谁呢?

法律上来讲没有凶手,可凶手却来自于无形之中。

……

“网络暴力日益严重,甚至影响到了过半的市民。从今日起,龙番市市民在网络上的一切发言都将成为呈堂证供。其中,造谣者将处以……”

广播里的声音被秦明关掉,他现在依旧是单身,新来警局的小姑娘问他为什么不愿意接受自己的心意。

他指了指自己的胸膛,那里面是正跳动着的心脏。

”这里,已经有人了。”

只是那人成为了某种歧视的牺牲品,尽管那么努力,不让别人的眼光改变自己,却还是输了。

输的一塌糊涂。



-完-









评论(33)

热度(272)